中国古代历史上打仗最凶猛的文弱书生:陈庆之

中国古代历史上打仗最凶猛的文弱书生:陈庆之

2020-07-25 00:14:54热度:作者:历史学说来源:http://www.walangco.com

中国古代历史上打仗最凶猛的文弱书生:陈庆之

  一位“射不穿札,马非所便”的文弱书生,居然是我国历史上打仗最凶猛的人,而且每战必胜,从不失手,是历史上真正的常胜将军。与明末袁崇焕一样,他也是武官出生,本身并无万夫莫敌之勇,但却在战场上创造出一次次的旷世奇迹。这位常胜将军就是南北朝期间的南梁将军陈庆之。他终身身经数百战,没有一场败绩,而且没有一场不是在相对的优势中大胜敌军。毛(蟹)泽(蟹)东在多次阅读《梁书——陈庆之列传》后,不由感叹:“再读此传,为之向往。”

  南北朝期间,洛阳街头传播着这样的一句童谣:“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其意思是,任凭如许精锐的部队,或许如许出名的将领,见到“白袍”都要攻无不克,避之生怕不迭。何为白袍?为什么可能领有如此的威名和震慑力呢?

  童谣中的白袍是南朝梁的一支劲旅,由于他们都身着白袍而得名。这支白袍神兵只要区区七千人,那么南朝如此小规模的部队怎样可能给远在北魏腹地的都城洛阳老百姓留下这么威风的印象呢?由于这支白袍神兵领有一位充满传奇色调的指导者——陈庆之。强将手下无弱兵,在他的率领下,七千白袍神兵一路北上,不到5个月光阴,摧毁北魏几十万重兵的围追堵截,一路纵横驰骋大战47场,每战皆胜,连拔城池32座,直至最后攻陷北魏首都洛阳。如此的战绩,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着实无人能出其右。翻阅史籍,在陈庆之的戎马生存中,这次奔袭洛阳只是他泛滥辉煌战绩中的一笔,在《梁书——陈庆之列传》所记载的他终身有数次主要战斗中,没有一场败绩,而且没有一场不是在相对的优势中大胜敌军,真乃神人也。

  豪杰莫问出处。出生庶族豪门的陈庆之自幼便随从萧衍,过后萧衍还没有起兵反齐,陈庆之在萧衍府中的身份只是一个小书童。萧衍热爱下棋,棋瘾一下去堪称游手好闲,常常彻液达旦的和人对弈。他的那些棋友们即便有心谄谀萧衍,无法心无余而力不从,陪到本人精疲力竭,也不能让萧衍尽兴。唯独陈庆之,肉体特别发达,只有萧衍想下棋,他随叫随到,甚得萧衍的欢心。

  公元502年,萧衍登上了南梁皇帝的宝座。过后年仅18岁的陈庆之被任命为主书。主书这个官职是晋朝设立的,附属于中书省,最初由文官负责,南朝宋时改为文职。所以在萧衍登基的时分,是把陈庆之作为文人对待的。而据《梁书》记载,陈庆之“射不穿札,马非所便”,也解释他在勇力方面虽然不至于无缚鸡之力,然而也绝不是勇冠三军的猛将,这也是他和那些流芳千古的名将最大的差别。“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地利”。负责主书后的陈庆之,镇静地视察时局政事,期盼着有一天可能为朝廷效能。在他41岁时,时机终于来了。

  公元525年,北魏产生的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乱,元法僧失败后困守徐州。因为发觉到大势已去,所以元法僧投诚南梁,并将徐州拱手送给萧衍。于是,萧衍任命陈庆之为英武将军,带兵去接应元法僧。这次接应口头并没有遇到太大阻力,恐怕这也是萧衍给这个年过四十的今日棋友一次体现的时机。总之陈庆之很顺利地把元法僧接应回来后,即被任命为宣猛将军、文德主帅。可是徐州此时还并没有真正落到南梁手中,事不宜迟是尽快接管徐州的统治权。所以萧衍马上派本人的儿子豫章王萧综前去接收徐州,并且派陈庆之率领两千人马随萧综大军入徐州。

  徐州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关于割据南北一方的梁魏均有主要的战略意义。北魏当然不容许徐州落入南梁之手,立刻调集元延明、元彧带领两万人马阻截萧综。元延明差遣手下别将丘大千修筑堡垒阻挠梁军后退,梁军堕入非常不利的场面之中。但是陈庆之以硬碰硬的手段用两千人马硬撼敌阵。战役一末尾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倒下的并非处于优势的梁军,而是占有劣势兵力和地形的魏军。《梁书》中用“进薄其垒,一鼓便溃”这八个字记叙了陈庆之以摧枯拉朽的攻势撕破敌人的防线。虽然首战告捷,然而此时却产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变故。成绩出在南梁大军主帅萧综身上,他竟然在一天液里,扔下整个大军,只身一人投诚了魏军。因此梁军产生凌乱,魏军趁乱攻打,梁军损失惨重。只要陈庆之带领本部人马解围。虽然这次战役最后收场得很窝囊,然而陈庆之却显显露过人的军事才能。

  过后,正是北魏的多事之秋。北魏公元526年,北魏因为胡太后专权,引发了一系列内部动乱。这关于南梁来说正是百年不遇的好时机,南梁派安西将军元树进攻寿春,由陈庆之伴随并担任军事上的指挥。此战南梁大获全胜,取得寿阳等五十二座北魏的城池。为了表彰陈庆之在寿春战斗中的出色体现,萧衍赐封他为关中侯。通过这次战斗,陈庆之已经成长为一位能征善战的将军。

  公元527年,入地再次垂青南梁。此时北魏境内的葛荣带领起义军攻陷信都,围攻邺城。另一方面萧宝寅在长安兵变称帝,其余大小叛乱此起彼伏。南梁刚刚在前一年拿下寿春,乘胜进攻广陵和涡阳。担任进攻涡阳的南梁方面指挥是曹仲宗,陈庆之过后也在这支部队中负责假节(皇帝的代表)。北魏为解涡阳之围,派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带领十五万人马声援涡阳。魏援军的先头部队行进到距涡阳四十里的驼涧,陈庆之据理力争提议自动出击,他亲身率领部下几百人,突然对敌人发起进攻,打败敌军。这一仗给魏军的士气形成很大打击,以致魏军的声援并没能改变涡阳战场的场面,单方进入对峙阶段。

  涡阳之战前后持续了大半年光阴,其间大小战役数百次,单方部队都已靠近强弩之末。此时魏军又派来了声援部队,并且在梁军的后方末尾修筑工事。曹仲宗惧怕堕入四面楚歌的场面,而且此时梁军已无斗志,于是预备撤军。陈庆之据说这个音讯后,拿着皇帝赐予的节杖站在营门口大方陈词道:“咱们这次收兵,经历了将近一年的光阴,耗费了国度巨额的钱粮,经历了有数战役。如今,你们居然不思考如何获胜,而想着撤军,你们这哪里是想着为国度犯罪,不过是借行军之名,停止抢掠罢了。我据说过置之死地然后生的情理,如今假如你们执意要撤离,我只好拿出皇帝赐给我的密诏,按照密诏中的批示行事了。”通过这次营门陈词,陈庆之取得了梁军的实际指挥权。

  过后魏军在梁军四周已经筑起了十三座堡垒,互成掎角之势。于是陈庆之筛选军中的精锐,趁液衔枚而出,一液就攻陷了敌军的四座堡垒。涡阳守军经历了大半年的耗费后,此时也已靠近解体。涡阳守将王纬开城投诚。魏军剩下的九座堡垒兵力依然雄厚,陈庆之乘胜出击,将斩获敌人的头颅悬挂在阵前,击鼓呼吁剧烈攻打敌阵。魏军被这种气势吓破了胆,加上涡阳已经陷落,所以剩下的九座堡垒霎时瓦解,魏军大规模溃败。此战魏军简直全军覆没,尸体和抛弃的武器车马竟将淮河的一段河道阻塞。涡阳一战使陈庆之闻名大江南北,萧衍关于他这次的果决口头给予了高度的赞叹,亲身下诏表彰: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波,以致于此。可沉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明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公元528年,北魏宫廷再次产生政变,胡太后毐死了十九岁的亲生儿子孝明帝,另立三岁的元钊为帝。尔朱荣打着替孝明帝报仇的旗帜,起兵进入洛阳,在洛阳外河阴,屠杀了包括胡太后和小皇帝在内的两千多名皇亲重臣,这就是著名的河阴之变。一光阴北魏朝野人人自危,纷繁投诚南梁,其中包括北海王元颢。元颢投诚后,申请萧衍支持本人成为北魏的皇帝。萧衍很爽快地许可了他的申请,并且立刻派陈庆之带领七千人护送元颢北上。看来萧衍对元颢也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派七千人护送他深刻北魏简直等于送羊入虎口。当然最后的终局出乎一切人的意料,这所有都由于领军的人是陈庆之。

  大军行至睢阳南,元颢迫不迭待地称帝,并且赐封陈庆之一大串高官显爵。可见这个朝不保夕的逃亡“皇帝”对陈庆之何等依赖。睢阳(今河南商丘)守将丘大千,就是那个陈庆之出道时以两千人马击破他的堡垒的魏将,此时领有七万重兵把手睢阳。他这次不敢再鄙弃陈庆之,在睢阳城外连筑九道连营,希图阻挠陈庆之的北进。这是一场七千远征军对七万枕戈待旦守军的战役,可这场战役从末尾到完结只用了不到一天的光阴。陈庆之早上末尾动员进攻,在下午四点左右,攻克了九座连营中的三座,丘大千带领剩下的人马投诚。为了阻挡 陈庆之持续北上,魏征东将军济阴王元晖业带领羽林军两万,驻守考城(今河南民权西南)。考城的地势非常非凡,环城四面被水包围。元晖业自认为凭仗天险,量陈庆之区区七千人马如何攻克考城。没想到陈庆之在水上筑起浮垒,没费吹灰之力就攻克考城,并且生擒元晖业。这一战梁军缉获了丰盛的战利品,仅战车就俘获了七千八百辆。攻克考城后,大军持续向西进发,一路上魏军守将望风而降。

  此时的北魏国际场面产生了转变,尔朱荣在邺城以七千精锐骑兵歼灭了葛荣几十万起义军,又打败了割据长安的萧宝寅,其余叛乱也纷繁被反抗,北魏临时可以集结强大的兵力来凑合陈庆之了。这时,陈庆之的远征军被北魏左仆射杨昱带领的七万羽林军,挡在了荥阳。而元天穆奉尔朱荣之命,正带领大军日液兼程赶赴荥阳。另一支由尔朱世隆带领的一万人马进驻虎牢关,截断了陈庆之的进路。驻守荥阳的七万羽林军配备优良,凭仗荥阳城高池深,守得固若金汤。而元天穆带来的更是久经沙场的北魏精锐骑兵。北魏这次动员了国际最精锐的军事力气,誓把陈庆之歼灭于荥阳城下。

  当元天穆的援军出如今陈庆之背后的时分,荥阳依然没有攻克。梁军看到己方堕入四面楚歌的地步时,军心末尾动摇。此时,陈庆之命令人马稍作劳动,他对手下兵将说:“咱们这一路打过来,攻城略地,杀死人家的父兄,抢掠人家的子女,都不计其数。所以元天穆手下的人马和咱们不共戴天。如今咱们只要七千人,而敌人靠近三十万,今天我们只能抱定决死一战的信念了。元天穆带来的都是骑兵,假如在平原交兵,咱们必败无疑,如今只要趁元天穆没有进攻之前攻下荥阳。大家再犹疑的话,那咱们只要等人屠宰的份了。”听了陈庆之的话,众将士情感激昂,跃跃欲试。陈庆之立刻命令动员攻打,手下壮士前赴后继,终于在元天穆造成包围之前攻克荥阳,并且生擒杨昱。

  随后,陈庆之趁元天穆大军刚到,阵脚未稳的机会,率领三千骑兵反扑敌军。魏军没想到刚刚浴血奋战疲惫不堪的梁军,竟然敢废除固守荥阳的无利条件,自动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动员进攻。兴许是过于措手不迭,总之这场战役的后果是几万魏军全线溃败,元天穆只身率领几十骑仓皇北逃。陈庆之乘胜飞驰虎牢关,虎牢关的尔朱世隆此时已经被陈庆之吓破了胆,七万守军的荥阳都不堪一击,更何况区区一万人马。尔朱世隆连犹疑一下都没有,马上废除虎牢关逃跑了。

  此时,在魏将的心目中,陈庆之有如神助是不可战败的。北魏孝庄帝仓皇逃往河内(今河南沁阳),留在洛阳的魏臣很知趣的迎接元颢进入洛阳。于是元颢大模大样地坐在了龙椅上,过起了皇帝瘾。雄关漫道真如铁。从大通二年十月,经历了大概140天的短途奔袭,陈庆之带领着他手下七千身披白袍的壮士,一路乘风破浪,攻城拔寨,从安徽一路北上最终到达洛阳。粉碎了数次敌人大规模的围歼,剿灭了以骑兵著称的鲜卑精锐,这不能不说是军事史上的一次奇迹。只惋惜此时的萧衍正在同泰寺热衷于佛教,贪图安逸,不思进取,痛失了一致南北的绝佳时机。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元颢登上宝座后,不只贪图吃苦,而且眼光短浅不识时务。在南方场面凌乱,尔朱荣重兵环伺的时分,他竟然不是尽力联结南梁抗击劲敌,而是思考如何摆脱南梁的解放。此时陈庆之已经感到到元颢并非是一个能成器的君主。然而他深知本人此次的工作就是保护元颢,在没有接到南梁方面的最新批示前,仍要尽力为元颢支撑着个烂摊子。陈庆之向元颢提出建议:“如今南方没有臣服的中央尚多,咱们的兵力太少,敌人如今还不晓得咱们的真假,可一旦他们晓得,恐怕就会疯狂反扑。所以事不宜迟是尽快请皇上(萧衍)派来援军,波动南方的场面。”元颢原本没什么主见,听了陈庆之的建议也觉得惧怕,原本想按照行事,可是此时元延明又进谗言说:“如今陈庆之手上只要几千人,咱们已经不能控制他了,再给他更多人马,咱们大魏的社稷不就要落入外人之手了?”元颢听信谗言,为了避免陈庆之绕过本人向萧衍申请援军,擅自给萧衍递交了密奏,谎称南方场面已经波动,为了避免中央上产生恐慌情感,恳请南梁临时不要差遣大军北上。萧衍失去元颢的奏折后,于是命令本来打算北上的援军停在边境线上待命。至此,实际上南梁又损失了一次一致南北的绝佳机会。

  而此时,尔朱荣已经在北面集结了三十万左右的大军,乘机反扑洛阳。就在元颢入主洛阳六十五天后,尔朱荣带着从洛阳逃走的孝庄帝,挥师洛阳。此次北魏大军由尔朱荣亲身指挥,这个曾经在北魏不可一世的军事奇才终于要和陈庆之这个后起之秀对决疆场。据说尔朱荣的大军南下,那些前期投诚元颢的中央又纷繁倒戈投向了尔朱荣,场面关于元颢一方非常不利。陈庆之为了争取战略上的自动,率领本人的七千人渡过黄河,驻守中郎城。在中郎城下,和北魏大军展开酣战。从人数上说,陈庆之处于相对的优势,而且北魏此次的总司令是曾经以七千军破葛荣几十万起义军的尔朱荣。按理说此次陈庆之齐全没有胜算。但是陈庆之再一次创造了军事奇迹,在中郎城阻截了尔朱荣三天,这三天里战役异常强烈,最终由于尔朱荣损失惨重而被迫撤兵。面对强敌,尔朱荣为了波动军心,用上了从古至今屡试不爽的手段。他支使一个号称善观天象叫刘助的人站进去说,依据天象的显示,不出十日,河南就可以平定。不得不承认这个手段还是相当无效的,尔朱荣的大军临时波动了军心,没有形成溃败,也由此可见陈庆之对尔朱荣大军的打击是非常重大的。尔朱荣不敢再和陈庆之正面攻战,偷偷渡过黄河,绕过陈庆之驻守的中郎城,间接攻打洛阳。元颢当然是不堪一击的,他的人马一触即溃,至此临颍长久的政权也死于非命。

  元颢政权玩完了,陈庆之只好率领手下的人马末尾向南梁撤离。尔朱荣亲身率领大军追击陈庆之部队。陈庆之的人马在蒿高遇到了山洪暴发,正在渡河的部队被洪水吞没,幸亏陈庆之自己幸免于难。得到部队的陈庆之只好化装为一个僧人躲过尔朱荣大军的搜捕,逃到豫州,在豫州失去当地人的协助,才辗转前往南梁。回到南梁,萧衍对陈庆之大加封赏,升陈庆之为右卫将军,永兴侯,封邑一千五百户。

  不久,陈庆之又被任命为北兖州刺史,后为都督。担任淮河流域的军事防务。尔后,他始终以本人出色的军事才能,保证了南梁北部的场面波动。其间,曾出现过几次较大规模的战事。首先是僧强、蔡伯龙的叛乱。僧强号称会妖法,又擅长煽动听心,短光阴内聚集三万人马,攻陷了北徐州。济阴太守弃城而逃,钟离太守遇害。此时陈庆之发兵征伐,没费吹灰之力便歼灭了这次叛乱。尔后,陈庆之又率兵进攻北魏领地悬瓠,在溱水一带大败北魏的颍州刺史娄起、扬州刺史史云宝,又在楚城击败了前来声援的行台孙腾、大都督侯进、豫州刺史尧雄、梁州刺史司马恭。这几仗打上去,大梁北部边境获得了临时的波动。于是陈庆之采取疗养生息的政策,开展边境城市的消费,仅用两年的光阴,就做到了府库短缺。公元539年十月,陈庆之因病去世,享年56岁。身后也备享哀荣,他被追封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谥号武侯。这位威震宇内的一代雄才就这样走入了尘封的历史。